路透报告解读:新闻消费差距比社会收入差距还大

媒体数字化使“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

在研究中我们发现,媒体多样性的扩大往往会导致“信息富人”变得“更富”,而“信息穷人”将会变得“更穷”——因为那些本就对新闻感兴趣的人,因为选择的增多而阅读更多的新闻;而那些对新闻本就不感兴趣的人甚至会完全屏蔽掉与之无关的新闻。研究还发现,媒体的用户群体所做出的选择与其社会地位有一定的关系。这份研究报告介绍的是英国新闻消费中的社会不平等,旨在研究我们走向全数字化媒体环境的过程中,不平等是否在加剧。基于线下和线上新闻消费的调查数据,我们发现:

英国新闻消费分布的差距甚至大于国民收入差距。据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最新统计来看,2015年,英国的基尼系数为0.36。相较而言,英国线下新闻消费的系数为0.42,而线上网络新闻消费的系数则高达0.55。

由此可以看出,网络新闻消费比线下新闻消费的分布更不均衡。25%的人表示不会上网看新闻,而只有13%的人表示不会在线下(如报纸、电视新闻等形式)浏览新闻。线上网络新闻消费比线下新闻消费存在更大的不均衡。社会阶层较高的人和社会阶层较低的人使用的线下新闻资源的比例基本持平,而社会阶层较低的人使用网络资源的比例则明显更少。

高社会阶层和低社会阶层的受众在获取新闻时,一个关键的区别就在于是否能够直接接触一手新闻源(直接进入新闻机构的网站或APP阅读新闻)。但无论是社会阶层较低还是较高的人,似乎都会钟爱通过新闻分发平台(如社交媒体、搜索引擎等)来阅读新闻。

通过对比各家新闻品牌对不同社会阶层群体的影响程度,我们发现,任何新闻媒体品牌对社会阶层较低的人群影响都不大。就像高档报纸一样,几乎英国所有的高端媒体品牌都会在高社会阶层中投入更多的新闻资源。甚至连网络媒体上的意见领袖也几乎全部出自高社会阶层,而这些高社会阶层的人所接触的媒体内容也会明显更多。

在我们对数据进行分析时发现,如今新闻消费中的社会差异化程度已经非常高了。而随着数字媒体环境的进一步发展,这种社会不平等极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这样看来,新闻资源在各种媒体资源上的分布形式对于低社会阶层的人群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正如我们前文中提到过的,能够直接接触新闻机构一手新闻源的人群基本都出自高社会阶层,而低社会阶层的受众对网络新闻的接触几乎都是来自于新闻分发平台。也正是由于不同社会群体在新闻消费上的不平等,社会群体在政治上的分化也开始加剧。我们认为,关注新闻消费中的社会不平等现象已经迫在眉睫。

有关新闻消费不平等现象的调查

本报告引用了英国2018年数字新闻报道调查的一些数据,来进一步说明新闻消费中的社会不平等现象。YouGov在2018年1月底、2月初利用在线问卷的形式对新闻消费现象展开了调研。调研采用普查的形式,用行业、年龄、性别和地区等数据对指标进行加权,样本基本涵盖所有英国网民。

为了检验线上和线下新闻消费中的社会差异,我们调查了英国网民每周使用新闻来源的数量、新闻使用频率、新闻源种类及被调查者的社会阶层。英国作为一个典型的媒体环境,传媒历史中先后出现了个人的商业出版巨头和受众广泛使用的公共服务媒体,以及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新闻生产商等。新闻消费中的阶层差异可能会因国而异:在通俗小报较少、公共媒体使用较多的国家,社会不平等程度可能更小。有研究表明,公共媒体的普及可以减少社会信息接收的不平等。

在新闻消费现象的调查中,我们主要测量了两个变量——线上新闻和线下新闻的新闻源使用数量。此次调查中,我们主要调查了英国的28家线下新闻品牌和32个线上新闻品牌的数据,受访者也可以增补不在名单上的线上线下新闻来源。

在社会层级的分类上,YouGov小组是根据英国市场研究协会(MRS)的分类法对社会群体进行分类的。社会层级分类是英国市场研究和社会科学研究中广泛使用的一种分类方法。分类是根据职业级别进行的,受访者大约会被问及15个有关主要收入、职业、家庭等方面的相关问题。根据这些答案,受访者被归为A-E类,其中A类是“较高的管理、行政和专业级别”,E类表示“国家养老金领取者、临时工、最低职级工人以及靠国家福利救助的失业人员”。在本篇报告中我们将受访者分为两类,表示“较高”(ABC类)社会阶层和“较低”(DE类)社会阶层。

在全面考察线下线上新闻消费行为不平衡的同时,我们引入“基尼系数”这一概念。基尼系数是指国际上通用的、用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基尼系数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大,表示不平等程度越高。通过计算得出,英国新闻媒体用户在线上新闻的消费中基尼系数为0.55,线下新闻消费中的系数为0.42。由此可以看出,网络新闻环境比线下新闻环境更加不平等。而且就2015年的大数据来看,英国社会新闻消费行为差距比英国国内的居民收入差距更大(2015年英国国民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36)。

新闻消费不平等的社会固化

在英国,超过一半的在线新闻用户在网络上不使用或仅使用一个新闻源,而在线下,几乎每位用户每周都会使用2—3个新闻源。如下图所示,大约四分之一的英国新闻用户没有通过网络来获取新闻,但却有87%的新闻用户每周至少从一个线下的新闻源来阅读新闻。

(图1)

人们在网上使用新闻来源的数量差异是基于个人对新闻的兴趣,但显然这也与他们的社会阶层挂钩。虽然较高社会阶层的个人和较低社会阶层的个人在线下消费新闻资源的数量上几乎没有显著差异,但他们在网络新闻消费过程中却差异明显:社会阶层较高的人使用线上新闻来源的人数(2.11)明显多于社会阶层较低的群体(1.6)。

(图2)

网络新闻消费中的社会不平等不仅限于新闻来源的平均使用数量,还涉及到人们如何获取新闻以及他们所常用的媒体品牌。获取网络新闻的渠道大致可以分为直接发现(通过媒体官方的网站或APP)和间接发现(即人们通过分发平台访问新闻,例如社交媒体网站或搜索引擎)两种,前者是人们直接进入新闻机构的网站或APP获取新闻;后者是分散式发现,即人们通过新闻分发类平台(例如社交媒体网站或搜索引擎)访问新闻。当我们对来自不同社会阶层的个人获取在线新闻的方式进行比较时,差异也是显而易见的(如图3):高社会阶层的被调查者明显比低社会阶层的被调查者更有可能直接发现新闻(约高出57%到45%的人数),而这两个群体也都同样会依赖“间接发现”新闻。

(图3)

在新闻品牌层面,不同社会阶层的使用差异也很明显。从图4可以看出,一些高端媒体品牌在较高社会阶层的人群中会更受欢迎(如BBC广播新闻或《泰晤士报》),而在较低社会阶层的人群中,一些小报品牌则会更受欢迎(如ITV新闻、太阳报等)。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大众传媒品牌在两个社会阶层群体中有着相似的影响力(如BBC电视新闻,每日邮报等)。

(图4)

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低社会阶层的用户明显更加关注这类媒体品牌的线上渠道(如图5)。一些网络媒体在高社会阶层的群体中更受欢迎(BBC新闻在线,卫报在线等),而其他一些网络媒体品牌在社会阶层较高和较低的群体中影响力已经基本持平(如Sun Online,Mail Online)。

(图5)

网络媒体市场的同步调整

这份报告详细体现了英国人在新闻消费方面的显著不平等,并明确指出了在网络环境中,这种新闻消费的不平等更为明显。低社会阶层用户使用的网络新闻来源明显更少,不太可能直接到官方新闻机构获取在线新闻,因此更依赖于通过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对新闻的随机式发现。

 

虽然社会阶层较低的群体能够使用电视频道和小报等线下媒体资源获取新闻,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信息不平等现象的发生,但在网络媒体时代,这样的信息获取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低社会阶层用户在任何媒体品牌中的阅读量均无法超越高社会阶层用户,这将导致社会知识差距的进一步拉大。随着媒体对人们注意力竞争的加剧,以发行规模为基础、商业广告为盈利、面向广大受众的商业模式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市场压力。

针对这种现状,一些媒体品牌开始针对更高社会阶层的用户推广订阅或会员的模式。而诸多基于公共服务的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则利用其用户分布广泛的优势,逐步打破分散式新闻的壁垒,这意味着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等平台正在努力确保使所有网络新闻用户能看到尽可能多个方面的新闻,引导人们接触到越来越多样化的新闻。

随着我们新闻阅读方式的日益数字化,新闻消费中的社会不平等可能会逐步加剧。虽然不像某些社会群体所关注的政治新闻会两极分化那样明显,但我们认为,新闻使用中的这种社会不平等至少是不容忽视的。原则上,大多数记者总是希望新闻能够平等地传达给每个人,无论其社会地位如何。但是在新闻能够通过网络轻易获得的今天,新闻消费的社会鸿沟却在逐渐扩大。

来自:德外5号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路透报告解读:新闻消费差距比社会收入差距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