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财报难掩“汽车之家”长夜


汽车行业陷入寒冬,大雪从2018年持续到了至今。在汽车行业艰难前行之时,汽车平台汽车之家却一路逆势增长,直到汽车之家2019年Q3财报的披露。

汽车之家2019年Q3财报显示,截止9月30日,汽车之家Q3实现总收入为人民币21.70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4.92%。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汽车之家的净利润仅有人民币6.44亿元,同比下降5.52%,和上一季度相较环比减少19.7%。

一直高歌猛进的汽车之家终究还是没能躲过行业寒冬,独善其身念想已经不可能实现。自从汽车之家变成“平安系”之后,被戏称失去了“理想”,现在既失去了“理想”又陷入凛冬的汽车之家,想要熬过长冬变得艰难。

汽车之家换血博生

2016年,创立了十一年的汽车之家在无声的资本变换之下风起云涌。先是创始人李想于2015年离职汽车之家,而后2016年另一创始人兼CEO秦致也一同离任,原创始团队相继离开。

李想曾表明早已有离开汽车之家重新创业的想法,离开汽车之家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发现没有结果之后另寻真爱。但在李想口中,一手打造了汽车之家文化与基因的秦致,却没有李想看得那么开。在澳大利亚电信要把汽车之家47%的股份,卖给原本持有10%股份的中国平安的关口,秦致协同多家资本财团,想要放手一搏回购股份,却最终没能够如愿。

2016年6月26日,澳电正式和中国平安签订股份交易合同,隔天,秦致和汽车之家CFO钟亦祺被多位新任的平安大股东董事会清洗出局。历时近三个月时间,汽车之家集团高层大换血,汽车之家也理所应当的成为“平安系”一员。

此时汽车之家正是动荡不安的时局,2015年到2016年近两年之内,受到电商大势的驱动,许多垂直于汽车相关的平台都想要成为自营电商,从中再开发新的获利点。然而风云难测,汽车之家在发展电商的道路之后营收大涨但不见盈利。

资本市场不会给不能盈利的缺口留机会,汽车之家股价连续下滑,市值跌到22亿美元。

平安系老将陆敏临阵披挂挑起汽车之家的大梁,2016年10月,陆敏提出“4+1”战略。砍掉电商业务,脱离重资产模式,回归汽车之家平台原先优势,利用数据为用户提供多种商业服务。

2016年Q4财报当即见效,汽车之家Q4净营收2.90亿美元,同比增加86.3%;全年净收入8.59亿美元,同比增长72.1%;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06亿美元,同比上升29.4%。

两年后,在2018年1月26日,汽车之家市值突破百亿美元。2018年汽车之家实现全年净营收为人民币72.33亿元,同2017年度相比增长16.47%;全年归母净利润达到人民币28.71亿元,同比增加43%。截止至2018年,汽车之家连续保持5个年度的迅速增长。

高歌止于2019年Q3财报的给出,正要迈向3.0时代的汽车之家停住脚步。截止至9月30日,汽车之家Q3实现总收入为人民币21.70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14.92%。但是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汽车之家的净利润仅有人民币6.44亿元,同比下降5.52%,和上一季度相较环比减少19.7%。

汽车之家又陷失利,财报给出之后,11月5日,汽车之家股价下跌8.51%。汽车行业近两年颓势不减,依托汽车行业而生的汽车之家终究不能躲过寒冬。

行业寒冬,长夜漫漫

在汽车之家发布财报的当天,在2019年汽车动力发展趋势高峰论坛上,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目前汽车行业的情况并不乐观:“从目前来看,中国汽车市场正处于一个超级艰难的阶段。过去多少年从未出现目前如此艰难的情况,比如说从2016年汽车行业13%的增长速度增长到2017年的2%,2019年到-6%,应该说面临着一个深度的挑战。”

汽车行业的寒冬,让处于这场风暴中的人都垂头丧气。

据乘联会给出的数据,在2019年的前三个季度,在汽车行业中主要的企业,有70%出现销量下降,32家企业的下滑程度超过30%,17家更是达到了下降50%的关口。

汽车行业冬夜到来,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体量较小的车企,力帆汽车、一汽夏利、众泰汽车等在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比大幅度下滑297.33%—2064.56%。

而长安汽车的前三季度亏损高达了26.62亿元,同比减少了328.83%。长安汽车自主品牌销同比下滑19%,“利润牛奶”马自达与长安福特,在行业低迷的情况下也并不能给长安汽车带来喘息的机会,前三季度的销量分别同比下滑25.4%、57.2%,这对长安汽车是极其严重的打击。

汽车行业低迷,汽车之家一直逆势增长的劲头也被打破。

从2019年5月发布Q1的财报,汽车之家股价从116.85美元/股的高点一路持续走低,Q3财报更是出现了净利润负增长的危机。在行业寒冬中,尽管汽车之家背靠平安的大资本,但是其目前所要面对的问题,要远比汽车行业寒冬来的严重。祸不单行,高歌猛进的汽车之家陷入口碑迷局,被外界戏称“车托之家”,又遭汽车经销商炮轰。

高歌猛进,却失了口碑

在《汽车之家的挽歌——梦想在资本的游戏中飘零》中,汽车之家前副总裁马刚写下:“大股东离场,把股份和控制权交给了资本玩家。秦致团队的梦想即将破灭,汽车之家也将陨落,可能会很快。”

有人说汽车之家失去了李想,同时也没有了“理想”。

一句“你们看我像‘门外的野蛮人’吗?”陆敏敲开了汽车之家的大门,一个互联网门外汉,对汽车更是一知半解。在资本纠缠中,陆敏接下汽车之家CEO的重任。当时的汽车之家究竟该如何发展,陆敏能不能让汽车之家继续在路上奔驰都是一个未知数。

三年多过去后的今天,陆敏和他的团队,确实没有让老东家中国平安失望。

汽车之家2019年Q3财报中截止9月份,汽车之家网站、APP及小程序的日均活跃用户总数达到3880万,同比增长38%。市值从当初接手至今的82.87亿美元,翻了三倍之多,一路逆袭。在陆敏团队的带领下,汽车之家不断升级改造。不菲的收益和巨大的流量,让汽车之家在汽车互联网平台中的头部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但是在汽车之家加速转型的过程中,对汽车之家不满的声音也日益加剧。

“一个靠汽车经销商起家的垂直网站,当羽翼渐丰时居然想依靠垄断来侵食。”运通汽车集团总裁李竑在微博炮轰汽车之家,汽车经销商与汽车之家彼此的利益矛盾浮现在大众面前。

2019年年初,汽车经销商集体抵制汽车之家的事件一时沸腾不止,1月9日,汽车经销商中升集团宣布停止与汽车之家的项目合作,已经签约但是还未付款的项目,暂停付款;签约尚未完成的流程,也停止继续。

中升集团在中国汽车经销商中位列第二,拥有约300家覆盖了经济发达地区的全国性4S经销店。销售品牌包括了奔驰、奥迪等豪车,同时还有日产、本田等中高档品牌。失去了中升集团这一大客户,对于汽车之家来说损失不小。

1月11日,运通集团在邮件称,汽车之家2019营销费用价格上涨不合理,建议与其停止商业合作。而后同月13日,上海永达集团也下达与汽车之家暂停合作的消息,尚未成功签约的项目一律中止。

在行业遇冷的当前,汽车经销商们对汽车之家的付费商业合作项目,愈来愈不满。李竑在微博上炮轰汽车之家的同时,附上了一张截图,意有所指的说明,近几年某网站会员的报价费用不断上涨,豪华版报价已经超过了51万元。

庞大集团前董事长庞庆华曾经表示过,“行情好涨价,可以理解,行情这么不好,还涨价说不过去了。

在汽车之家Q3财报中线索销售的营收为人民币8.28亿元,同比增长12%。但是和Q2财报线索销售营收人民币8.88亿元相比,环比下降7%。汽车之家线索销售价格不被汽车经销商所接受,收入状况不尽人意。

和部分汽车经销商关系恶化的情况下,汽车之家自身的问题也在不断显现出来。汽车之家成为平安系的一员,在快速商业化的同时,“车托之家”的名称却始终无法摘除。

在知乎、贴吧、论坛等平台,关于汽车之家的负面讯息可以说是铺天盖地,知乎上关于汽车之家尽是“为什么我建议卸载汽车之家APP”、“平安,请还我汽车之家”、“为什么感觉汽车之家逐渐失去了调性”等话题。

汽车之家网站推送的内容也被诸多的老用户认为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