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居家养老调查:专业服务人才少资金不足

也有成立老年协会等各种机构,但因为人手实在欠缺,就我们十几个人,个个都有协会,会员也还是这些人,去做事也是这点人

自2008年全国老龄委联合发改委、民政部等十部委下发《关于全面推进居家养老服务工作的意见》至今,居家养老不仅上升成为中国应对老龄化社会挑战的根本战略,也展开了一系列体系建设的尝试。

如果从更早算起,2001年居家养老概念提出,到全面推进居家养老,直到各地纷纷建设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十几年过去,中国的居家养老进入最艰难的探索与实践阶段。

对于此间的困难和挑战,学界多有论述。《瞭望东方周刊》就居家养老体系建设的关键问题,对来自兰州、温州、宁波、济南等不同地区的多个基层单位作了采访。此次受访对象,多为基层街道、社区分管老龄事务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

显然,在国家大力倡导以及政府增加投入的情况下,中国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仍然缺少足够的资源支撑。

究其根本,与人员集中的养老机构相比,这些散落于社区中的老人,其需求似乎更难以被清晰详细地描述。

要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必须了解这些“沉默的声音”。只有这样,合格的“无墙养老院”才能在中国各地真正建立起来。

谁来帮助养老

在居家养老体系中,养老服务人员扮演了重要角色。此前,国家卫计委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旭曾公开表示,目前中国需要1000万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巨大。

大多数接受过培训、长期从事养老服务的专业人员,还服务于养老机构。而居家养老在这一问题上,存在更大缺口。

多位受访者表示,目前居家养老的养老服务人员素质低,多是下岗失业人员或流动人员,只能接受简单培训。志愿者来源不稳定也限制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水平的提高。

兰州市城关区焦家湾街道焦家湾社区的情况较有代表性。这个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主要针对空巢老人、独居老人和残疾老人。这里有60岁以上的老人将近900人,而服务人员不过十几人。在这种比例之下,能够提供重点帮扶的老人只有20多个。

焦家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一项主要内容是每年为老人免费体检。对于空巢老人、残疾老人和独居老人,他们采取“一帮一”的形式,社区专职干部和领导班子进行帮扶,定期上门走访。

另外,社区与区内的中医附属学院学生签订帮扶协议,学生们每周五下午对这三类重点人群上门服务,帮助打扫卫生、买菜做饭。

对生病或有残疾的老人,社区与卫生站签订协议,由后者定期上门进行医疗指导。

每年有一次老年人趣味运动会,每月办一次知识讲座。另外有一些相关文化服务活动,比如每年重要节假日都会开展关爱老人的主题活动—重阳节主题周、中秋节社区百家宴等;过节时,社区工作人员也要与独居老人一起包饺子。

这些在外人看起来似乎已经非常简单的服务清单,几乎耗尽了焦家湾社区的全部能力。

该社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一个社区管15个院子,享受服务的老人只占到应享受服务老人的三分之一,重点帮扶的更少。养老部分只有1名专职人员,要服务的老年人太多。虽然也有成立老年协会等各种机构,但是,“就我们十几个人,个个都有协会,会员也还是这些人,去做事也是这点人。大学生、志愿者就算能来,也是一次两次,能够实际起作用的很少。”

受制于人力不足,焦家湾社区采取了网格化管理。可以自理的普通老人如果有问题,向网格员反映,能解决的就解决,解决不了的由后者把需求带回街道解决。

焦家湾社区的困境,与经济问题关系不大。在富庶的中国东部地区温州,同样面临类似挑战。

本刊记者从温州市鹿城区五马街道办事处老龄办了解到,居家养老服务,主要是由志愿者和一些社区社会组织的成员来承担管理。大型组织里有一两名专职人员,志愿者队伍约四五十人;小型组织约有三四名志愿者。“这点人根本不可能覆盖所有老人,我们的老人占人口的20%,也就是要服务大约8万人。”

作为公益性岗位,助老员工的工资待遇标准相当低。即使在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提供“五险一金”后,每人每月收入多在2000元以下。

济南市历城区洪家楼街道办事处社会事务科的专职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志愿者和服务人员只能优先从“4050”下岗职工里选,“由于留不住人,最近又走了一些”。

到哪找专业化服务人才

即使能找到愿意提供养老服务的志愿者,也很难提供优质的居家养老服务,目前这一领域的从业者,大多缺乏专业基础。

比如在温州市鹿城区五马街道办事处,“管理人才比较缺,现在都是利用志愿者来免费提供服务,专业护理人才也很欠缺。因此,我们的居家养老服务,活动会比较多,细致的护理就少一些,专业程度不够。”

远在兰州的焦家湾社区,每次开展知识讲座都要到外面找资源,“懂得老年人相关知识的专业人才比较少,希望有专业人士定期来为老年人做讲座,讲一讲这方面的知识。”

而在济南市历城区洪家楼街道,虽有约10名工作人员提供服务,但大多是简单的洗衣打扫,做饭买菜,读报聊天,一天一小时,“大的做不了,医疗服务都不会。”

谁能多给一点钱

即使在经济发达的温州,鹿城区五马街道也会抱怨资金紧张:“居家养老服务是我们的社区居委会在做,场地越大,需要的经费越多。”

五马街道自2012年下半年开始尝试提供居家养老服务,下辖4个社区都已经建设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由于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无法申请单独的资金、用房,只能在办公条件紧张的社区办事处腾出部分办公用房。这样,服务中心的功能就比较简单,大多只是开放图书阅览室,条件好一点的还有文体室。

资金不足,是多数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面临的难题。

宁波市江东区百丈东路街道潜龙社区居委会主任叶亚,对于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显得更有自信。

她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潜龙社区的居家养老中心是2005年3月建立的,起步较早,也是江东区第一家3A级居家养老中心。

“我们社区,60岁以上的有1700多人,70岁以上的有950多人。我们的面积有500多平方米,一楼有健身区、会议室、食堂、餐厅,二楼有棋牌、爱心超市、日托理疗室、电视室,三楼有阅览室、书画室、电脑,最近还要开设一个心灵陪护中心,给予老人心灵方面的疏导。食堂这块我们也有送餐服务,好多老年人都要求上门送餐。”

即使如此,叶亚说,这家3A级中心已有10年历史。与新小区相比,硬件设施年久失修,由于缺少资金,无法及时更新和弥补,“经费投入还不够,目前只能简单修补。”

回到焦家湾社区,社区养老服务机构“资金支持基本上没有,没有专项资金。社区没有专项资金,民政局就拨了一个日间照料中心的费用”。

社区书记李对这间将于5月底竣工的日间照料中心非常期待。近期兰州民政系统在城关区批了四五个日间照料中心,焦家湾社区幸运地通过第一批审批。

对于开展居家养老服务已经3年的焦家湾社区来说,这个日间照料中心来之不易。此前,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只能依托卫生站以及各小区的空闲场所。

“一直都是比较散的状态,活动室少,活动器材也少。”用李的话说,比较简陋。

在大家都期望更多投入的情况下,地区不平衡性比较明显。比如焦家湾的这种日间照料中心,宁波潜龙社区于10年前就配备齐全。而即使在同一城市,居家养老服务设施方面的差距也很明显。

如何建设符合老年人需求的养老服务设施

“还有个问题,如果社区的服务设施规模比较大,居民的需求就会更多样,但我们能提供的服务功能还比较少,和需求之间会有冲突。”温州市五马街道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

虽然近两年一直在努力开拓适合老年人的项目,但还需要长期努力,“深层的需求我们还远不能满足,但这也不能单靠社区街道来做。社会资本还是要引入,让他们提供一些高层次的功能服务。有市场化运作,然后带公益性的功能服务,这样会比较好。”

比如一些高龄老人需要的服务,社区居家养老中心提供不了。“其实开展这类服务有市场,计划生育政策执行这么多年,老人很多,子女还要就业,这个负担需要有人帮忙承担。”

在兰州的焦家湾社区,“娱乐活动就是每个院子都有块空场地,老人搬了小桌子小椅子,打个牌,聊聊天。”

情况较好的宁波市潜龙社区,工作人员每年都要培训,“老年人都是‘老小孩’,一句话说得不对,他们就会很生气的。”

这个社区居民中有不少老干部、老红军,“素质很高,要求也高,送餐迟到一点都不答应。不过我们这里的满意度能够达到99.5%。”

谁来支援居家养老服务体系

焦家湾社区位于兰州市城乡结合部,辖区面积较大,住户较多,下岗者也多。辖区内几乎全是濒临破产的企业,周围也没有学校。“贫困人群比较多,虽然每年街道都有爱心募捐,辖区单位也会多少赞助些,但总体情况并不理想,缺乏强有力的社会支持。”

所以,政府的支持很关键,“符合条件的A类老人低保户可以享受民政局的免费服务,包括洗衣服、买菜等。我们社区享受A类的一个是‘重残’,一个是‘三无’,一个是低收入。其他人申请不上,享受不到免费家政服务。精神需求方面,也就是在老人有需求、给我们上报的时候,我们给他们的子女打电话,让他们经常看看老人。”

在经济发达地区,问题也相似。

温州市五马街道,无偿提供就餐仅面对85岁以上的老人,或者是困难户。“图书阅览以及一些设施的成本,社区还可以承担,但就餐成本就比较大了。另外,对丧失自理能力的低保户,可以在志愿企业享受免费服务。由于资源供给有限,辖区内符合条件的只有两位老人。”

即使在宁波市潜龙社区3A级居家养老中心,能够享受政府埋单服务的老人也只有六七人,更多老人似乎只能选择自己购买服务。

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提供的这些服务,费用其实非常低廉:夏天棋牌室每人交1元空调费,洗衣费用2元一桶,4元食堂餐费,5元送餐入户。但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但老年人仍觉负累的开支,还是缺乏足够资金或社会化支援体系来分担。

在缺乏足够资源支持的情况下,对大多数普通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来说,“吸引的主要人群都是自理能力不错的老人,是些‘年轻的老人’。”

摘自: 瞭望东方周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中国居家养老调查:专业服务人才少资金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