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狂与长时间工作的区别及其对健康的意义

汉娜是一家国际家庭护理零售商的财务总监, 经常长时间工作。 通常,在经过办公室里朝九晚五的一天工作后回到家,等三个孩子都睡下后,她还要再继续工作4个小时,直到午夜时分才关掉笔记本电脑。有时她在周末也要工作。 尽管她每周工作60到65个小时, 但她却对我们说,在必要的时候,她也会”关闭电源”, 而且每天仍然感觉精力充沛。 她不必担心自己的健康问题。

迈克尔是美国一家保险公司的战略总监。他的工作时间没有汉娜长。 他平时早上8点开始上班, 下午6点之前下班,而且每到周五,他通常下午3点就下班了。 尽管他每周平均只工作45个小时, 并且是单身, 也没有孩子, 但他却很难”关闭电源”, 也很难放松下来——他不断地查看邮件, 为工作而操心。 几个月前, 在一次常规体检时, 医生注意到他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含量很高, 这增加了他患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风险。 医生给他开了一些药, 以降低这一风险。

我们通常认为,工作太繁重不利于健康。 但是在工作中,究竟具体是什么因素对健康不利,这一点还不清楚。是长时间工作增加了我们产生健康问题的风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对健康有害, 比如迈克尔的工作强迫症? 我们所做的研究

我们试图揭示行为(长时间工作)和心理(工作强迫症, 或者我们所谓的工作狂行为)之间的区别。 2010年, 我们在一家国际金融咨询公司的荷兰子公司进行了一项研究, 该公司拥有超过3500名员工。 我们要求员工完成一项调查, 然后报名参加由医务人员进行的体检。 763名员工完成了这两项工作。

这项调查询问了参与者的工作狂倾向(例如:”当我没在做某件事情时, 我会感到内疚”和”工作时,我通过给自己设定截止日期来自我施压”) , 他们的工作技能, 工作动机, 以及每周平均工作时间,并且还询问他们是否经历了诸如头痛和胃病等各种由心理压力导致的健康问题。 体检为我们提供了他们的各种生物指标信息(比如腰围、甘油三酯、血压和胆固醇等) , 把这些信息整合起来, 可以作为衡量员工患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风险(代谢综合症风险RMS)的可靠指标。 我们还控制了一系列因素, 如性别、年龄、教育程度以及心血管疾病家族史。

我们发现,与健康问题存在关联性的不是工作时长,而是工作狂行为。 具体来说,虽然工作时间长(通常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 , 但并不总是牵心工作的员工, 其代谢综合症风险RMS并没有增高, 并且报告的健康问题比那些表现出工作狂行为的员工要少。 我们发现,无论是否长时间工作,和前者相比,工作狂们所报告的健康问题更多一些, 患代谢综合症的风险RMS也更高; 此外,从他们的回答来看,和前者相比,他们对于恢复正常身心状态的呼声更高,更容易受失眠、消极悲观、情感衰竭和抑郁等问题的困扰。

汉娜和迈克尔不在我们那次的研究对象范围内,我们对这两位分别进行了采访,其各自的经历与这些研究结果是一致的。汉娜工作时间长, 但她并不是脑子里总想着工作。 晚上完成工作后, 她会感到很满足, 并且很容易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她会精神饱满地准备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她告诉我们,”工作的时候,我非常认真, 但是当我觉得我今天已经做得够多的时候, 我就会忘了工作。” 而相比之下, 迈克尔则强迫自己努力工作, 一旦不工作,就会焦虑不安。他老是想着工作,常常很难入睡,第二天早上总是无精打采。 当被问及他的总体压力水平时, 他提到他”不记得上一次对工作不感到紧张或焦虑是什么时候。”

不像那些只是工作时间长而非工作狂者, 工作狂们很难摆脱工作对其心理的束缚。 我们知道, 思虑过度常常伴随着压力、焦虑、抑郁和睡眠问题, 不利于工作后身心的恢复。因此, 工作狂的压力水平通常是慢性的, 而这又会导致对身体的持续性损害。

这里做一个简单解释: 为了应对压力, 身体会激活几个系统(如心血管、神经内分泌系统)。 比如说有一个重要的截止日期快要到了,这时,你的应激激素(如皮质醇)、前列腺素和抗炎细胞因子(如白细胞介素 -6)可能会增加,血压可能会升高。 但这个日期过了之后, 这些都将恢复到最初的水平, 即所谓的”设定点” 。过度工作使你的身体系统持续超出正常水平运行, 这就可能会重新设置你的设定点。 血压升高可能会变成慢性的, 而皮质醇水平也会持续升高。 当你的生物系统持续地在升高的设定点工作时, 你患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甚至死亡的风险就会增高。 如果热爱工作,又是什么情况

大多数工作狂都意识到自己的工作习惯, 朋友和家人经常会警告他们可能的健康风险。 但他们常常以热爱工作来为自己找借口。 琳达是一名人身伤害律师, 是我们在那次研究之外单独采访的又一个体。她欣然承认自己对工作上瘾, 但她说她只是太喜欢自己的工作而无法改变。 琳达在加拿大一家中等规模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尽管对于一个律师来说, 她的工作时间非常之短(每周40小时) , 但当她不工作时, 就会感到内疚, 并且经常在下班时间还在为她的客户考虑解决方案。 结果, 她发现自己在下班后和她五岁的孩子一起玩耍时很难做到充分投入。 她经常头痛, 并且有睡眠障碍,因为她总是在想着工作, 总想找到某些新方法以解决工作中的难题。 当她和丈夫以及一位值得信赖的同事谈论持续的头痛和睡眠问题时, 他们都敦促她去看医生ーー但刚开始她总是拒绝就医。 她告诉我们,”我真没什么大事, 至少身体没事。 我只是需要更多的时间。”

我们想知道享受工作是否能减少工作狂行为对健康的负面影响。 从我们的研究数据来看, 我们把工作狂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高度投入型,这种类型自称对工作投入度很高,他们把工作看做一种享受 ,工作时精力充沛, 并且很容易就能融入到工作中;第二种则是低度投入型,与前者相反。我们发现,虽然总的来说,这两类工作狂所抱怨的身心健康问题(如头痛、胃病及睡眠问题、抑郁情绪等)要多于非工作狂,但第二类工作狂的代谢综合症风险RMS要比第一类高4.2% 。(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小, 但即使是很小的增加也会对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这表明, 热爱工作可以减少一些与工作强迫症相关的风险。 根据受访者的回答,我们还发现, 高度投入型工作狂在家里和工作中拥有的资源, 要多于低度投入型。 同后者相比,前者从其主管、同事和配偶那里获得了更多的社会支持(如建议、信息、赞赏等)。 他们在沟通技巧、时间管理技能和一般工作技能方面的得分也比前者更高, 其内在的工作动机也较前者为高。

我们认为, 这些资源可能帮助高度投入型工作狂们做好预防,以免最初的健康问题恶化为更严重的健康风险。 在琳达的案例中, 琳达在听了丈夫的顾虑后, 最终还是去咨询了医生。 医生为她做了全面的体检。体检结果正如琳达所料,并没有显示出任何生理健康上的问题。 但是医生又把她介绍给一位心理咨询师,来解决琳达在体检过程中提到的睡眠问题。

如果我们看一下所有这些案例, 就可以清楚地看到, 尽管汉娜、迈克尔和琳达都在努力工作, 但他们从事工作的方式大不相同, 因此他们的健康风险也不同。 汉娜由于工作时间长, 她的压力水平有时会很高, 但随后又恢复到正常水平, 所以她的压力不是慢性的, 她也没有遇到相关的身心健康风险。 迈克尔有工作强迫症, 不喜欢他的工作, 而这又导致了持续的压力和挫折感, 以及频繁的焦虑和抑郁感, 也提高了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琳达也有类似的工作强迫症, 但她热爱工作, 并且报告说她的家庭很支持她。虽然她也存在失眠和头痛的问题,但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却并未增加。 两个关键信息和声明

这些案例和我们的研究结果揭示了两个关键信息: 首先, 当涉及到对健康的影响时, 长时间工作并不像深陷于工作那样糟糕。 但是, 我们要提出一个重要的免责声明: 我们样本中的员工每周最多工作65小时, 因此我们不知道比此更长时间的工作对健康有什么影响。 如果一个人每周工作70小时或更长时间, 也许就很难从工作中脱离出来、进行身心恢复活动或者获得充足的睡眠。 尽管如此, 我们对工作的想法和感受似乎比工作时间对我们的主观幸福感和健康风险影响更大。

我们研究中的第二个关键信息是, 热爱工作的工作狂们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保护,避免了最严重的健康风险的伤害, 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值得为工作付出所有辛勤的努力。 但就这一点,我们还要事先声明: 虽然我们发现,高度投入型工作狂所面临的生理健康风险(即RMS)要比低度投入型工作狂要低一些, 但和非工作狂相比,他们所报告的抑郁情绪、睡眠问题,以及各种心理压力所导致的健康问题还是更多一些,对身心恢复的要求也更强烈。 这些都是工作狂们的健康快乐受到威胁的标志, 无论他们多么热爱自己的工作。 避免工作狂行为的负面影响

我们的研究提出了一些可能有助于控制压力水平, 防止健康风险的解决方案。 第一步是确认你与工作的联系何时是不健康的——即当你感觉这种联系失去控制并破坏你与工作之外的关系时。 下一步就是重新控制你的工作行为。 这里有一个方法,就是明确规定你每天的工作时间。这个方法可帮助你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那就是,到当天的某个时间点上,你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工作。这样一来,即便你在”关闭电源”时遇到了麻烦, 你也会想在睡前两三个小时停止工作。从事一些令人愉快的非工作性活动, 比如看望朋友、看电影、读书或学习一项新技能, 也可以帮助你从心理上脱离工作。

反思一下你过度强迫性工作的原因也是有用的。 在工作动机方面, 我们发现,高度投入型工作狂与低度投入型工作狂有着显著的差异。前者努力工作,是因为他们热爱工作,或者是发现自己的工作很有意义,这类工作动机属于内在动机;后者则更有可能是为金钱和地位等外在激励因素而工作,这类因素属于外在动机。受内在动机激励者往往更乐观、更努力,且更有毅力, 而受外在动机激励者则往往会有焦虑情绪, 缺乏毅力, 失败的可能性更大。

具有内在动机的员工所特有的积极主动的心态可能会帮助他们在遇到最初的健康问题时采取行动, 而伴随外在动机而来的焦虑和沮丧情绪则可能会使低度投入型工作狂们变得更加被动, 使他们继续保持不健康的工作习惯, 最终面临严重的健康风险。 因此, 不管是通过新项目还是新工作, 找到促进内在工作动机的方法, 不仅能让你更快乐, 而且也使你更健康。

管理者也可以进行干预,帮助员工找到其内在动机; 他们可以设法使员工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并提供更多的支持。 这可能意味着给员工分配具有挑战性但可行的任务, 减少繁文缛节和其他障碍, 讨论他们的个人和职业成长, 并在工作中为他们提供诸如自主权、反馈和支持等充足的资源。管理者可以通过列出每周待办事项及长远目标清单、区分紧急与非紧急任务,以及将重要事务安排在无干扰时间段等办法帮助努力工作的员工提高沟通和时间管理能力。朋友和家人也可以发挥作用, 确保员工在家中得到情感和物质上的支持。

归根结底,识别出工作强迫症并防止其后果,是任何人都要面临的挑战。 对于工作投入度和”关闭电源”能力的关注,将大大有助于提高员工在工作中和工作外的幸福感。

Lieke ten Brummelhuis 是加拿大西门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Beedie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学助理教授,她曾获得荷兰乌特勒支大学的组织社会学博士学位。Lieke对与员工福祉有关的研究课题很感兴趣,包括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压力、工作狂行为、康复和健康。

Nancy p. Rothbard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大卫•波特拉克(David Pottruck)管理学教授。

来自译言:http://tinyurl.com/y7z8evky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工作狂与长时间工作的区别及其对健康的意义